制造業為何會重返美國?

2012-09-01 16:43 來源:互聯網

中國不動產和基礎設施泡沫令人感到十分擔心,但這些都只是短期的挑戰,中國應該有能力走出這些困境。對中國經濟來說,真正的威脅是更大而且更長期的,那就是其制造業泡沫。

通過提供補助金、廉價勞動力以及寬松的監管措施等方式,中國得以吸引美國公司將其制造業務遷往這一市場。成百萬的美國工作崗位已經遷往中國,而制造業已經成為中國經濟增長和繁榮的支柱。但是,上升中的勞動力成本、有關IP盜竊案的擔憂情緒,以及生產時間的延遲已經促使陶氏化學、卡特彼勒、通用電氣和福特汽車等公司開始將部分制造業務從中國轉回到美國本土市場上。谷歌也在最近宣布,其Nexus Q流媒體播放器將在美國本土制造,這同時還將對蘋果造成壓力,推動其開始仿效。

而上升中的勞動力成本和政治壓力并非是改變平衡的主要因素,真正的破壞將來自于一系列正在以指數速度演進和聚合中的技術。這些技術包括機器人學、人工智能(BI)、3D打印和納米技術等。

與下一代機器人相比,中國正在從事的制造組裝業務就像是小孩過家家——在不久以后,機器人就會變得比人力更加廉價。

然后是人工智能——也就是能讓計算機做原本由人來做的工作的軟件。人工智能正在讓開發自動駕駛汽車、蘋果Siri等語音識別系統以及Facebook最近剛剛收購的臉部識別技術軟件等最新技術成為可能。此外,人工智能技術還正在進入制造業領域,將允許我們在人工智能支持下在家里設計自己的產品。

我們怎樣才能把這些設計轉變成產品呢?我們可以在自己家里“打印”這些設計。一種名為“堆積制造”的制造方式使“打印”產品成為可能。在傳統的制造業務中,部件是由使用電力驅動的機械工具的人來生產的,他們所使用的工具包括電鋸、車床、銑床和鉆床等,能從物理上刪減材料以獲得想要的形狀。這是一個繁重的程序。

而在“堆積制造”中,部件是基于3D模型來對材料的連續層進行熔煉——也就是添加材料而非刪減材料。能生產這些產品的“3D打印機”使用動力金屬、塑料水滴及其他材料——這些材料在很大程度上類似于激光打印機的墨盒。這種“3D打印機”允許人們不使用任何類型的工具或固定裝置就能創造某種物體,而且這一過程不會產生任何廢料,也不會因為工藝流程的復雜性而帶來額外的成本。

“3D打印機”已經可以創造機械設備、醫療植入物、珠寶甚至是服裝等產品,最便宜的“3D打印機”能“打印”出基本的物體,目前其售價在500美元到1000美元之間。在不久以后,我們將可以這種價位買到能“打印”出玩具和家用品的“3D打印機”。

未來十年,我們將會看到更多的技術進步。今天工程師和科學家正在開發新型材料,如碳納米管、陶瓷矩陣納米復合材料以及新型的碳化纖維等,這些新材料使得生產比現有的制造產品更加強大、更輕、更加節能和更加耐用的產品變為可能。

一個新的領域——分子制造將會更進一步令廉價的分子制造成為可能,同時具備原子級別的精準度。到那時,我們用來進行生產的材料和生產技術與中國以及美國當今基于組裝的生產流程將毫無相似之處。

因此,未來十年,中國有許多理由要感到擔心,因為制造業無疑將會重返美國市場。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