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長的路往往才是最短的路,重讀《華為的冬天》

2018-12-06 11:16 來源:互聯網

18年前,2000年,互聯網泡沫破裂,華為總裁任正非先生對員工發表了題為《華為的冬天》的講話,這篇演講稿后來被無數企業家稱道、推薦、學習,成為中國管理學思想的不朽之作。 

講話的緣起

老任這個講話的來由、緣起,最后一段說得很明確:“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網絡股的暴跌,必將對二、三年后的建設預期產生影響,那時制造業就慣性進入了收縮。眼前的繁榮是前幾年網絡股大漲的慣性結果。記住一句話:‘物極必反’,這一場網絡設備供應的冬天,也會像它熱得人們不理解一樣,冷得出奇。沒有預見,沒有預防,就會凍死。那時,誰有棉衣,誰就活下來了。”

當年華為銷售額220億人民幣,利潤29億人民幣,位居全國電子百強首位。所以有人認為任正非在“作秀”,如日中天時卻說冬天要來了,要預防被凍死。 

當然18年后的今天,大家都看到了任正非的大智慧。在春天的時候能夠看到冬天已經不遠了,在成功的時候不忘失敗總有一天會來臨。他講道:“失敗這一天是一定會到來,大家要準備迎接,這是我從不動搖的看法,這是歷史規律。”在遙遙領先的時候也從不狂妄自大,從不松懈惰怠,“十年來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敗,對成功視而不見,也沒有什么榮譽感、自豪感,而是危機感。” 他接著還說了一句:“也許是這樣才存活了十年。”從長期來看,這不是“也許”,是“肯定”。

改革開放40年,幾輪寒冬,凍死了無數企業。近期又進入了冬天,而且有可能是40年來最漫長、最寒冷的冬天,注定要凍死一大片。已經有不少企業倒下了,據說有的經濟大省,今年已經有5到10萬家企業倒下了。

如何避免被凍死? 端正三觀,培養預見冬天的心智模式

那么如何避免被凍死的噩運呢?其實,老任早就給大家指明了出路:“沒有預見,沒有預防,就會凍死。那時,誰有棉衣,誰就活下來了。”

可見,一要有預見,二要有預防。預見是先決條件,沒有預見就沒有預防,當然有預見不一定保證有預防,有一些人預見到了但是出于種種原因沒有預防,沒有做好棉衣,最后也凍死了。 

不是每個人都能預見到冬天的,倒不是說不能預見到冬天來臨的確切時間,而是說有一種人壓根兒就沒有意識到有冬天的存在,因為他們從來就沒有遇到過冬天,夏蟲不可以語冰。就是老任講話中開篇就提到的,“太平的時間太長了”導致“盲目自豪,盲目樂觀”。所以他們缺乏預見冬天的心智模式。還有一種人是遇到過冬天的,但是因為他們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里缺乏對自然規律、歷史規律的敬畏,所以他們也無法預見冬天。這種對自然規律、歷史規律的敬畏的缺失,有的是天生的,更多的是后天太成功等原因導致的。 

任正非先生的三觀是進化論的三觀,是敬天畏人的三觀,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優勝劣汰;是天人合一的三觀,人和自然在本質上是相通的,老子說,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任正非的管理之道是道法自然的,他經常用自然界的東西、現象來做管理的比擬,比如冬天、薇甘菊、鹽堿地、都江堰,等等。薇甘菊是一種被植物學家稱為“每分鐘一英里”的生命力極強的野草,它只需要很少的水分和極少的養分就能迅速地蓬勃生長,覆蓋所有的植物。任正非教導大家:“我們做產品需要具備薇甘菊這樣的能力,要在末端接入層成為霸主。” “要成為行業的薇甘菊,就必須具備實力,沒有實力是做不了霸主的。”

企業也要學會冬眠

冬天,是自然界的一個季節,氣溫降低,食物減少,肅殺凋斂。變溫動物應對這樣的惡劣環境的方法是冬眠,因為它們體內沒有自身調節體溫的機制。它們極度降低生命活動,等待春天的到來。地球上的動物大部分都是變溫動物,除了哺乳類和鳥類,哺乳動物和鳥類是恒溫動物。大部分恒溫動物不用冬眠,但是刺猬、松鼠等小型哺乳動物必須冬眠,因為它們與大型動物相比,體表面積與體積之比大,因而放熱比例也大,在冬季缺乏維持體溫所需的能量。

如果一種動物,既沒有自身調節體溫的機制,或者有這個機制但是放熱比例大,到了冬天找不到足夠的食物,又不冬眠,那么這種動物早就滅絕了,在人類出現之前很久很久就滅絕了,我們可能都不知道有這樣的動物存在過。

一個企業也是一樣,如果冬天來了,這個企業沒有自身調節的機制,或者效率太低獲取不到足夠的糧食,又不提高獲取糧食的效率,又不降低代謝率,不冬眠,那么這個企業早晚也會滅絕。

活下去是華為的最高戰略,也是最低戰略;企業不可穿上紅舞鞋

商界和自然界一樣,首要的目標應該是適應環境活下去,而不是追求萬人矚目的短暫的光鮮存在。 

1992年,華為營收突破人民幣1億元,任正非在年終大會上淚流滿面地說了一句:“我們活下來了!”竟無語凝噎。

早年有人問老任,華為的戰略是什么,他會說:華為沒有戰略,就是想要活下去。后來有人問老任,華為的戰略是什么,他會說:三個字,活下去!這是華為的最高戰略,也是華為的最低戰略。他說:“什么叫成功?是像日本那些企業那樣,經九死一生還能好好地活著,這才是真正的成功。華為沒有成功,只是在成長。” 

老任經常在各種場合反復地強調:“我現在想的不是企業如何去實現利潤最大化的事,而是考慮企業怎么活下去,如何提高企業的核心競爭力的問題。”

很多企業家本末倒置,不是想著如何提高競爭力,而只想著如何利潤最大化。美其名曰“平衡生存與發展的問題”,殊不知生存與發展是有遞進邏輯關系的兩個概念,活都活不下去了還發展什么,不是平衡的問題。 

老任一直強調“企業不可穿上紅舞鞋”。紅舞鞋是一個安徒生童話故事,故事里說,有一雙非常漂亮、非常吸引人的紅色舞鞋,女孩若把它穿在腳上,跳起舞來會身輕如燕。但是大家都不敢穿,因為傳說這雙紅舞鞋有魔力,一旦穿上就無法停止舞蹈,一直到把人累死為止。 

有個姑娘抵擋不住這雙紅舞鞋的誘惑,不聽家人的勸告,悄悄地穿上跳起舞來,果然舞姿曼妙無比,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眾星拱月,這個姑娘十分陶醉。 但是問題是,果然停不下來了,她不停地跳,最后真的給累死了。 

這個姑娘為了虛榮付出了生命的代價,企業也是一樣,多少企業為了虛假的繁榮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管理大師彼得· 德魯克說:“企業的首要責任是活著。”他還曾說:“在迅速擴充的公司里成長起來的人,當企業進入一個鞏固和調整的時期時,他們可能恰恰成為毀滅公司的力量。”因為這些人就像穿上了紅舞鞋,停不下來了,有時甚至包括創始人自己。 

巴菲特的投資原則是永遠不要虧錢,那么他靠什么賺錢呢?

投資界神一樣的存在巴菲特也有相似的理念,他說,投資第一原則是永遠不要虧錢,第二條原則是永遠不要忘記第一條原則。換言之,活下去是第一要務。大家看了太多的一夜暴富的故事,太多的單個投資項目獲得巨額回報的故事,比如軟銀對阿里巴巴的投資,18年回報率為7200倍,南非的MIH(大型報業與投資集團Naspers集團的附屬公司)對騰訊的投資,17年回報為5500倍。當然,亞馬遜創始人貝索斯的父母對亞馬遜的投資回報是12萬倍。大家以為投資做得好就是要這樣驚天動地。但實際上,這些故事是結果,而且是可遇不可求的結果,不是指導投資的原則和方法。大家沒看到的是追求驚天動地的投資者最后傾家蕩產,身敗名裂。 

大家可能會問,巴菲特的投資原則,永遠不要虧錢,這個可以理解和接受,但是請問那么怎么賺錢呢?答案是,復利。巴菲特投資極為穩健,從不投機,從不想要一夜暴富,驚天動地。他認為,人生就像滾雪球,最重要的是發現濕濕的雪和長長的山坡,然后慢慢地滾,讓復利為你服務。

什么叫復利呢,比如說你有10萬元,每年投資收益10%,每一年你都把利息連同本金一起作為第二年的本金,一直利滾利滾下去,30年之后,就是174.5萬。1626年,荷蘭以相當于24美元的代價,從美洲土著印第安人手里買下了曼哈頓島,如今這塊地的價值已漲到2.5萬億美元。大家可能覺得印第安人被坑了,但是假如當年印第安人用這24美元進行投資,按每年8%的復利來算的話,到2017年,所得收益將遠高于曼哈頓的地產總市值。

據說愛因斯坦都曾說過,復利是這個世界上的第八大奇跡。 

在過去的53年中,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A類股每股賬面價值從19美元升至21.175萬美元,年復合增長率達到19.1%。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就像一個超級大的雪球,每滾一圈體積就增加很多,滾的時間越長,每滾一圈新增的體積就越大。所以巴菲特的長壽是他成功的一個關鍵因素。估計有無數巴菲特的股東每天晚上都為他祈禱,拜托上帝不要把他帶走。 

滾雪球的關鍵是這個雪球不能滾錯地方,比如滾到火上,立馬就化了。滾慢一點沒關系,但是滾錯地方化了就得從頭開始了,復利的威力就給打破了。 

這和華為文化中個的第三個要素“長期堅持艱苦奮斗”是一個道理,但是很多企業家、投資者都沒有這個耐心、覺悟,投機取巧,急功近利,結果欲速則不達,中間就化了,凍死了。 

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

《孫子兵法》形篇:“昔之善戰者,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不可勝在己,可勝在敵。故善戰者,能為不可勝,不能使敵之必可勝。故曰:勝可知,而不可為。”

以前善于用兵作戰的人,總是先確保我方不可能被敵方戰勝,然后等待敵方可以被我方戰勝的時機。確保自己不可能被戰勝,這取決于自己主觀的努力,而敵方是否能被戰勝,則取決于敵方是否會出現失誤,而非我方主觀所能決定。所以,善于作戰的人只能夠確保自己不被戰勝,而不能確保一定能夠戰勝敵方。所以說,勝利可以預見,卻不能強求。

曾國藩的六字戰法“結硬寨,打呆仗”就是孫子這種思想的具體體現。曾國藩從來不投機取巧,急功近利。每到一個地方就在城外安營扎寨,挖戰壕,筑高墻,任憑驍勇的太平軍怎么挑戰都堅守不出。只要一有時間,湘軍就開始挖溝,一道又一道地把一座城池重重包圍,直到太平軍彈盡糧絕。攻克一座城池,不是一天兩天,一個月兩個月,而是一年兩年的時間,這個過程中,大部分時間是在挖溝,小部分時間是與敵方正面交鋒。勝利靠的不是奇兵,而是深溝高壘,守正才能出奇。實際上,如果真的能守正,往往不需出奇就能制勝了。這就是曾國藩的“結硬寨,打呆仗”。

日本侵華時,中國社會分成極端的兩派,一派認為日軍如此強大,中國絕對不是對手,趕緊投降為妙。很多所謂的社會精英屬于這一派。倒也不能說他們是完全意義上的賣國賊,因為他們也是為了祖國考慮,覺得投降比不投降對祖國更有利,只能說他們的判斷錯了。另一派堅持要打,認為不消幾個月就能把日軍趕出中國。這一派也不能說他們是完全意義上的愛國派,因為如果按照他們的急功近利的打法,中國就真的沒救了。這兩派的判斷都錯了。只有毛澤東判斷正確,認為不應該投降,要打,但是不是打幾個月,而是要打好幾年,甚至十幾年,是持久戰。 

西方兵圣克勞塞維茨在其巨著《戰爭論》中說,最長的路往往才是最短的路。 

巴菲特53年,一步一個腳印,沒有好高騖遠,沒有投機取巧,沒有急功近利,沒有好大喜功,沒有狂妄自大,謙遜地遵循“永遠不要虧錢”的投資原則,先確保自己不會被貪婪、恐懼等人性的弱點擄獲,然后等待市場被貪婪、恐懼吞噬時,施展身手,大獲全勝。他自言成功秘訣就是:“在別人恐懼時我貪婪,在別人貪婪時我恐懼。”

華為30年,一步一個腳印,謙遜地遵循“活下去”的戰略原則,“長期堅持艱苦奮斗”,“結硬寨,打呆仗”,“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預見冬天,預防冬天,確保自己活下去,等待別人被凍死的時機,攻城掠地,取得了輝煌的成功。

善弈者通盤無妙手

善弈者通盤無妙手,下棋高手一盤棋下完,沒有什么“妙手”。“妙手”指的是那種化腐朽為神奇的、力挽狂瀾、克敵制勝的高招絕招。圍棋世界頂級高手韓國棋手李昌鎬,曾創造多項圍棋歷史記錄,開創了“李昌鎬時代”。他從1992年奪得第一個世界冠軍起,至2007年共奪得18個個人賽冠軍、13次團體賽冠軍(作為主將奪得8次)。他獲得過2007年以前舉辦的任何一項世界職業圍棋大賽的冠軍,真正實現了世界職業圍棋比賽“大滿貫”。 

李昌鎬冷靜如石,不管落后還是占先,都不怒不喜,不憂不愁,被譽為棋壇“石佛”。據說有一次比賽,有一位日本記者花了幾個小時拍了整整兩卷膠卷,等沖洗出來一看,都是一個表情。

李昌鎬下棋最大的特點就是從不追求“妙手”,每一手棋只求51%的勝率,俗稱“半目勝”。通盤下來,看似平淡無奇,卻贏了。在李昌鎬看來,即使每手棋只比對手好一點點,整盤棋下來,也能穩操勝券。李昌鎬曾對記者說:“我從不追求妙手,也沒想過要一舉擊潰對手。”

他寫了一本書,書名就叫《不得貪勝》。日拱一卒,功不唐捐。

這和曾國藩“結硬寨,打呆仗”是一個道理。高手都用“笨”辦法。

高爾夫高手通盤無妙手

打高爾夫球也是一樣的道理,打敗對手的關鍵是穩健扎實,不是出奇制勝。成績不是靠一兩個洞、兩三個洞打得特別精彩贏得的,是靠穩健扎實贏得的。就算抓了老鷹,打爆一兩個洞就全還回去了,不如洞洞打par。頂級的賽事,哪怕只是打爆一個洞,都是十分危險的。老虎伍茲復出后的一大問題就是不穩了,老是打爆,不過還是會時不時打出令人拍案叫絕的一桿,驚鬼神,泣天地。人氣收視率還在,可惜獎杯獎金沒了。 

打球和下棋一樣,最高境界是通盤無妙手,沒有一桿驚鬼神泣天地,看似平淡無奇,但是你贏了。 

打球和打仗一樣,“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 先確保自己打得穩,不打爆,不出錯,然后等待對手打爆出錯的時機。打球要打得好,正心誠意十分重要,要克服恐懼、貪婪等人性的弱點,任何一點不良心態都會讓你付出慘重的代價。 

今年四月美國高爾夫大師賽,衛冕冠軍加西亞來到第15號洞,標準桿5桿洞,第三桿攻果嶺,打短下水后,他在同一個地方,用同樣的桿,以同樣的力量,連續又打了三桿,都是打短了,都落在果嶺同一個地方,然后在全球無數觀賽者不可思議的注視下順著果嶺的斜坡一路滴溜溜地滾到了水里,滾了四次。 

活下去是硬道理,大道至簡

從高度抽象的層面講,從哲學的角度來講,所有的事情都是這樣一個道理。不管是自然界,還是人類社會,做企業,做投資,還是打仗、下棋、打球,道理都一樣,活下去是硬道理,大道至簡。

不管是企業家還是投資家,要熬過這個漫長的冬天,首先要端正思想,端正三觀,敬天畏人,尊重自然規律,尊重歷史規律,知道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優勝劣汰的道理,知道順天應時、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道理。

不要好高騖遠,投機取巧,急功近利,好大喜功,狂妄自大,要謙遜地遵循“活下去”的戰略原則,“長期堅持艱苦奮斗”。

最長的路往往才是最短的路。不可貪勝,不可貪功。善弈者通盤無妙手。善戰者無赫赫之功,善醫者無煌煌之名。 

思想的準備是最重要的準備。做好思想的準備才能預見冬天,那么如何預防呢? 具體如何做過冬的棉衣呢?下一篇我們接著談。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