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繼承221億美元家族資產,鄭裕彤長孫殺入創投圈

2021-05-11 18:04 來源:互聯網

將自身的經歷和學識與新興業務結合,新興商業模式鄭志剛玩得轉。但對于傳統的珠寶、房地產、百貨等業務,如何守住爺爺鄭裕彤留下的產業,他還得證明自己。

中國人有句老話叫“富貴傳家,不過三代”。但香港四大家族之一鄭裕彤家族的現狀,明顯不符合這句話。

鄭裕彤家族坐擁百億資產。據福布斯富豪榜顯示,鄭裕彤長子鄭家純以221億美元財富總額,位居2020年香港富豪第三位。

作為鄭裕彤家族長孫的鄭志剛,在富二代圈子中自帶光環,而這份光環的來源,不僅是家族背后的巨量資產,還有鄭志剛自身做出的成績。

除了創辦藝術購物中心K11之外,鄭志剛還曾投資小鵬汽車、新瑞鵬寵物、蔚來汽車、京東物流、小紅書等明星企業。2021年4月,鄭志剛創立SPAC(Artisan Acquisition Corp),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遞交S-1招股說明書,計劃以“ ARTAU”為證券代碼在納斯達克掛牌上市。據市場消息,IPO集資規?赡軙2億美元至4億美元之間(約15.6億至31億港元)。

▲K11是鄭志剛的得意之作。圖片來自網絡。

在創投圈風頭正盛的鄭志剛,一早便被外界傳為鄭氏帝國接班人。鄭裕彤在世時,長孫鄭志剛便從父親手上接過管理大權,操持新世界發展(00017.HK)。

令人好奇的是,在哈佛主修文化專業的鄭志剛,除了父輩給予的資源之外,又是如何帶領鄭裕彤家族殺入創投圈?在傳統產業艱難求生的背景下,這個“創二代”能支撐鄭裕彤留下的龐大帝國嗎?

鄭裕彤家族創投“觸手”伸向SPAC

鄭志剛除了是香港四大家族之一的鄭裕彤家族第三代掌門人,掌管著新世界中國地產、周大福珠寶(01929.HK)、K11購物中心等品牌之外,他還活躍在創投圈。

實際上,富二代憑借家族資源,踏入創投圈的案例并不鮮見。例如萬達公子王思聰、華誼兄弟董事長王中軍之子王夫也、合生創展女掌門人朱桔榕等人,他們憑借自身的資源及人際網絡,從而更好切入創投圈,不過,譬如萬達公子王思聰在創投圈失利的案例亦是屢見不鮮。

在“二代”創投圈中,鄭志剛無疑是個特殊的存在。除了操持家族企業之外,他還是投資界的明星投資人,曾投注健康、電商、新能源汽車、生活等板塊,為鄭裕彤家族的拓寬了創投版圖。

鄭志剛的投資版圖,主要由“C資本”及另外兩個主要投資主體“K11投資”和“ASPEX”組成。其中,投資了包括小鵬汽車、小紅書、京東物流、自如網、叮咚買菜、新瑞鵬、貨拉拉等明星企業。

轉眼之間,一張龐大的投資版圖驟然出現。內地資本突然發現,由鄭裕彤的孫子鄭志剛牽頭的港資,早已涌入了內地居民的衣、食、住、行、娛樂等業務中。

▲鄭志剛的創投版圖 圖片由無冕財經制作

除此之外,鄭志剛在近期還殺入新領域SPAC。SPAC又被稱為特殊目的收購公司或空白支票公司,它是華爾街IPO的新寵兒,由知名投資者、私募股權公司或風投公司發起。SPAC公司主要是依托IPO時募集到的資金,在24個月內收購另一家公司,從而實現發展,簡而言之,便是“上市資本去尋找想要上市的業務”。

如今,李嘉誠之子李澤楷目前已發起兩個SPAC項目;運動品牌“李寧”創立者李寧,旗下的SPAC公司正在尋求通過新股上市集資約2.5億美元;另據36氪獲悉,萬科創始人王石目前正在籌備發起設立自己的SPAC,瞄準了大健康運動賽道;此外,包括NBA球星沙奎爾·奧尼爾、對沖基金大佬Bill Ackman、酒店大亨Barry Sternlicht家族等加入SPAC行列。

國際資本瘋狂涌入SPAC,原因在于SPAC的靈活、便捷性。據PrivateRaise數據統計,2021年一季度美國設立了近300只SPAC,發生了近100起交易,交易總規模達2150億美元。

業內普遍認為,SPAC發起人投入的最大成本并不是金錢,而是發起人在業內的聲譽及管理團隊。而諸如像鄭志剛、李澤楷等坐擁巨量資本的“家族二代”而言,切入SPAC賽道,無疑具有先天優勢。

不過,SPAC是否存在泡沫的疑問仍在行業內蔓延。目前,美國證監會已開始收緊監管、以防SPAC出現泡沫,港交所則正在對SPAC上市進行研究。中泰國際研究部副主管趙紅梅指出:“可對參與的投資者設門坎,最初僅允許有一定投資經驗及資金的投資者入場。另外,又可改良SPAC的融資方式,對隨意供股、合股、修改買賣單位等財技設限,以防止其墮入炒殼的陷阱。”

據香港《大公報》報道,鄭志剛計劃在美國通過SPAC籌集資金,目前正與顧問機構進行磋商,IPO集資規?赡軙2億美元至4億美元之間。

“藝術商人”鄭志剛

鄭志剛為什么既能玩轉創投圈,投中多個明星項目,還能一手撐起家族企業,發展家族的房地產及珠寶業務,一切還要從鄭志剛早年的經歷說起。

鄭裕彤家族對鄭志剛似乎是“放養”式培養,在外界看來并不像是將鄭志剛定位為接班人。鄭志剛13歲赴美國,就讀于塔夫脫中學,4年后進入哈佛大學。然而,他選擇的并不是商科,而是主修東亞文學及文化專業,這也為他之后創建以藝術為核心的K11品牌埋下鋪墊。之后又前往日本斯坦福大學京都研究中心進修一年,學習文化與藝術。

不過,鄭志剛對外界坦言:“我知道自己有一天會回到新世界集團。”但在畢業后,鄭志剛并沒有回到新世界集團,而是在高盛投資及瑞士銀行,涉及投行和金融領域累計三年的工作經驗。直到2006年,鄭志剛才回歸家族企業新世界集團。

然而在當時,誰也沒有預料到,十年之后,被稱為“鯊膽大亨”、“地產大鱷”的鄭裕彤在2016年去世,而鄭志剛則開始接管家族產業。

鄭裕彤去世時,長子鄭家純已70歲。1991年,鄭家純曾因大舉收購,導致新世界發展負債激增,因此鄭裕彤不得已重新出山。這段歷史也被外界視為鄭家純能力局限的表現。于是,鄭裕彤去世那年,鄭志剛挑起重擔,成為鄭裕彤家族的第三代接班人。

獨立的學習及成長經歷,造就了如今的被稱為“藝術商人”的鄭志剛。鄭志剛時常以休閑西裝加一副黑框眼鏡的造型,還時常搭配一條薄圍巾,出現在公眾視野下,衣著品味頗受稱贊。

▲衣品上佳的鄭志剛身上的藝術氣息比商業味要重得多。圖片來自網絡。

而兼容藝術與商業的“K11”便是鄭志剛的得意之作。實際上,在眾多藝術購物中心苦于如何將藝術與經營融合時,鄭志剛則平衡了這一問題。在接受鳳凰衛視的專訪中,鄭志剛透露,光是K11商場,便請了一百多位設計師設計。對于如何運營好一個兼容藝術與商業的購物商場,鄭志剛曾言:“如果只談藝術的話,其實是高高在上的。”

在疫情肆虐的2020年,上海、武漢、廣州、沈陽四座城市的五個K11購物藝術館銷售額較去年同期上升35%。鄭志剛總結K11成功運營的原因指出:“K11的回頭率高是刺激了用戶的好奇心。”

鄭志剛認為,K11不僅是一個購物的場所,也是一個學習藝術文化的場所,顧客可以通過購物、與店員聊天或參與線下活動的方式,去學習藝術、學習生活、學習藝術背后的故事。而正因這種方式,K11才能吸納到具有強粘性及精準的消費客群。

家族傳統業務艱難求生

不得不承認的是,龐大的家族版圖及背后資本,是鄭志剛深入創投圈的底氣。然而要撐起龐大的家族版圖也并不容易。目前,鄭裕彤一手打下的房地產和珠寶等傳統業務,正在遭遇不小的挑戰。

如今,由于融資渠道收緊、拿地成本高等因素,開發商的日子并不好過。而作為最早進入中國的港資企業之一的新世界中國發展仍有局限。在克而瑞發布的2020年房企排行榜中,新世界中國已71.1億元操盤金額,排行墊底,為內地房企第200名位置。

回顧2011年,新世界中國地產因對廣州市政府法制辦作出的《行政復議決定書》不滿,將廣州市政府告上了法庭。但如今,鄭志剛似乎有意處理好與內地官方的關系,在2021年1月,廣州市人民政府與新世界發展簽署戰略合作協議,新世界中國總部正式落戶廣州。鄭志剛曾在多個公開場合表示,十分看好大灣區市場。

不過,鄭志剛正通過拋售非核心資產的方式回籠資金,僅在2021財政年度至2021年2月底,便回籠了128億港元的資金。鄭志剛回應稱,拋售資產,一方面是優化組合,也是將一些低投資回報的產業賣掉。他解釋道:“我們再將這些錢投資在比較高回報的資產上。”

家族產業中,另一大明星品牌“周大福”似乎比房地產更艱難。由于全球零售業疲軟,加之國際金價飆升等因素影響。2020年中期業績顯示,周大福正陷入10年內的最低谷,2020財年凈利潤跌至29億港元(約26.5億元人民幣),同比去年跌36.6%。

覆蓋內地北京、上海、成都等17個城市的新世界百貨(00825.HK)也發展不暢。截至2020年12月31日止6個月,新世界百貨上半年虧損2.04億港元。

在K11或SPAC這類新興商業模式上,鄭志剛將自身的經歷和學識與新興業務結合,從而得到不俗的成績。但對于傳統的珠寶、房地產、百貨等業務,如何守住爺爺鄭裕彤留下的產業,同時又如何兼顧創業,這才是鄭志剛面臨的最大難題。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