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租店面,在家點點如何讓一個初級創業者賺一整個小區的錢

2021-08-13 13:56 來源:互聯網

在物業這種管理形態還沒有進入中國之前,我們最熟悉的小區模式就是“大院”模式,“今天吃張家的飯,明天分李家的果”,人與人可以相互熟識。如今,這種鄰里之間相互知根知底,互相協助的氛圍卻早已遠去。很多時候,關起門來,在一個小區住了好多年的我們都不知道自己的鄰居是誰?

有人想改變這種狀況,這里有款叫“在家點點”的產品正想盤活那些“死氣沉沉”的社區,即玩“懶人經濟”,也玩“熟人經濟”。

作為一個社區O2O項目(也叫O2H,即Online to Home),它主打的就是是“熟人經濟”的路子,即在每個社區里孵化一名商家,將之推到臺前,讓他作為社區的“熟人”去服務所有居民,涵蓋的服務有標品,也有非標品。

你也可以理解它是一款B2B(個體戶)2C(居民)的產品。在家點點幫助小微創業者洽談上游的供應鏈提供商,再輔以各種工具與幫助,如供應鏈管理系統,尋找合適的倉庫,人員培訓,從而讓他們將各種O2O服務覆蓋到整個社區范圍。

用在家點點創始人兼CEO周瑜峰認為,“在家點點更像是一個底層系統,去支持我們的小微創業者,幫助他們提供更好、更流暢的服務。”

起初,在家點點提供的服務是標品業務(便利店產品)、代收發快遞(解決“最后一公里”難題),爾后,將服務開展到更多非標品領域(例如生鮮)和美甲美業等。

2016年1月,在家點點對外宣布完成千萬美元A輪融資,投資方包括紅杉資本中國基金、高榕資本、魔量基金;其中魔量基金為在家點點天使輪投資方,融資數額為200萬美元。

孵化的社區商戶,可能是社區O2O最好的壁壘

在在家點點看來,他們要做的事情其實很純粹,就是孵化每個社區的商家,讓他們支撐起一個社區,不斷將自己經營的產品、服務進行擴充,也不斷提高服務的質量與效率。

而最近這筆A輪融資也將主要放在開發工具,孵化小微創業者和加強供應鏈上。

那么,當一個小白創業者想在在家點點平臺上開社區店,他需要做什么?又可以接受什么樣的幫助?

簡單來說,在提出申請并審核通過后,支付一定技術服務費后,便可以開始做自己的生意。在家點點會協助社區商家在小區內尋找一間小型倉庫,用來進行商品的中轉。

在供應鏈上,在家點點會直接幫商戶進行洽談和供給,一部分是標品的供貨,以零食、飲料為主;一部分服務的洽談(例如,小區周圍的洗衣店、快遞站、維修點),解決“最后一公里”難題。未來,在家點點將逐步推出非標產品,例如生鮮果品。

在家點點為商戶制定了這樣的策略:先標品,后非標;先剛需,后非剛需。

對于社區商戶而言,雖然做剛需產品能減少風險,提高可預估利潤,但是社區O2O本身就是復合的,大量長尾需求是不容忽視。

另外,從盈利效果來看,非剛需產品與非標產品帶來的相對收益要高一些。

當產品采購回來后,即可上傳到到在家點點App,即進行貨品的展示和販售。社區居民下單以后,App會提醒社區商戶,從而就可以開展上門送貨環節。

在家點點對外宣稱,所有的上門服務都將在30分鐘內予以滿足。

在整個環節中,在家點點會用部分補貼(搞促銷活動)幫助商家帶來更多新用戶,提升客戶回購率,盡可能讓社區商戶賺到錢。一部分的孵化還體現在派公司人員進行實戰的地推指導,教商家學會吆喝自己的產品,目前地推指導已經完成4000家。其他服務還有物料設計、實戰演練、廣告支持等。

社區生意從標品開始做

在家點點招募的商家,很大程度來自社區內部,周瑜峰說,“這些商家還大都是年輕人,他們對這樣看似新鮮的事情很有興趣,并且投資這樣一筆生意,門檻真的不高。”

談起其他競爭對手,周瑜峰坦言,“他們更像是做了一個社區平臺,將商戶和居民放在平臺兩邊進行撮合,而我們卻是把商家推在前面,讓商家成為流量入口,直接與居民進行接觸。在家點點只是做他們的支撐方,提供工具,提供供應鏈,而這些最后孵化出來的商戶才是我們的競爭壁壘。”

在一個沒有巨頭的藍海市場里創業

中國的社區O2O發展必將經歷一個長期的用戶教育過程,由于社區化較晚,人們對于社區可以提供的服務一般期望值較低。到家點點相信,如果誰能在社區內部范圍,將居民的商業訴求滿足,這種提高交易效率的創業無疑是一次革命。

2015年的上半年,有太多細分領域內的O2O項目出現,他們有的制造需求,用浪費效率的方式在進行生意,例如上門洗車與上門美甲。而社區O2O的出現很有可能成為承載低頻O2O的一個容器,即那些長尾需求和非剛性需求。

在創辦在家點點之前,周瑜峰是盛大資本的投資人,從投資人轉變到創業者,他的經歷也頗有意思。離開盛大資本后,他先后擔任淘常州COO。

用投資人的商業嗅覺作為價值判斷,周瑜峰將目前市場上所有的O2O產品進行了分類,除了用行業領域來分之外,還可以用場景來劃分:即在家、在路上、在辦公室和在公共場合。

在這個四個場景領域中,已經出現寡頭,例如“在路上”的滴滴出行,在“辦公室的”的各種外賣產品,在“公共場合”的新美大,而唯獨“在家”領域內缺少霸主。

事實上,社區O2O這塊“懸而未決”的肥肉早已被各路投資人垂涎已久。2015年,該領域內爆出的融資聲音也并不少,盡管O2O的資本泡沫已經一一被戳破。2015年9月,考拉社區完成來自軟銀中國3000萬人民幣的A輪融資;2015年12月,小區快點完成來自游族網絡和天使投資人龐升東2億人民幣的A輪融資。

事實上,社區項目起不來是沒有人做,而梳理這些融資大事件后,不難發現,根本原因還是在于,太難做!

首先,在社區范圍內做文章最大的障礙就是“如何走進去”。

一般而言,社區范圍有自己的門神“物業”,與物業的溝通藝術對于社區項目的早期推廣與后期擴張都有著極大的挑戰。另外,這類項目的角色大多是一個“外人入侵”的姿勢。

其次,真正的社區O2O不是將社區外的服務搬到社區內。

像京東到家這樣的B2C業務也不能歸為社區服務。社區O2O應該挖掘社區內部,有別于社區外部的這些價值,真正將社區這一方土地的各色人物都盤活起來,在內部形成一個良性循環的消費閉環。

第三,在中國市場搞社區O2O幾乎沒有成熟對標品可以借鑒。

在歐美國家,居民往往比較關心社區發展,即便是社區報紙也能在傳媒寒冬里活的比較好;而在中國,小區、物業的系統化管理發展時間并不悠久,居民對于公共空間的依賴剛剛才形成。很大程度上,他們并沒有覺察到“我的社區能給我這么多服務”。

第四,如何抗衡寡頭集團是個大挑戰,例如新美大、58到家切入社區O2O。

對于社區O2O創業公司而言,如果想抗衡寡頭,唯有將垂直領域內的業務做深做細才有希望得以存活,因為在資本操作、快速復制、品牌影響力上,創業公司是很難與之抗衡的。當然,寡頭企業也有不利的一面:這樣的企業條線多,容易一開始抓不到重點,并且他們看重盈利,除非嘗到甜頭以外,無法All in,無法派出最精銳的人員和資源。

對于各種難點和尷尬,在家點點的做法是:

盡量選擇小區內部的商戶進行創業。

鼓勵社區商戶進行各種地推,提高他們在小區內部的“存在感”,并且加快各種SKU的開發,短時間內填補社區用戶的剛需與非剛需需求。

在家點點從2015年7月創立至今已經完成兩輪融資,其跑馬圈地的速度可謂飛快。未來,周瑜峰的計劃就是在擴張速度和垂直領域內的深度上進行比拼。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