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付費怎樣才能形成真正的商業模式?

2017-08-10 13:26 來源:互聯網

知識付費平臺目前有很多,知乎、得到、分答、豆瓣,以及虎嗅、鈦媒體推出的VIP會員專享計劃,都是將知識作為產品來賣,涉及到不同的領域包括專業技能知識分享、行業專家的問答、讀書分享等等,不同的是平臺的定位和用戶的選擇趨向性。那么,知識付費經濟會不會催生新的社會風潮,用戶對于知識付費的期許和認可度又是怎么樣的?其中的商業價值和盈利水平又在哪一個層級?

知識的定義是很廣泛的,可以是你學到的專業知識,也可以是你后來在工作生活中得到的經驗以及實操技巧,或者是就某一個新興話題提出的新論點等等,當然也不限制于文字、圖片以及音頻、視頻等方式,具有很高的傳播價值。而知識經濟就需要將“知識”產品進行包裝,得到用戶的認可,最后再通過商業化的手段進行推演,實現最大的盈利化。然而,這就如一個糖衣包裹的炮彈一般,不一層一層的剝開,很難看到真實的知識付費經濟模式到底是怎樣的。

產品模式單一,用戶消費需求無法升級

其實互聯網存在的最大價值就是解決了信息不對稱的問題。也就是說,我們通過互聯網可以獲取曾經要花費巨大代價才能得到的信息,甚至是得不到的信息資源。而今,通過互聯網的資源共享,我們可以將不同地區的用戶聚集起來,在同一時間接受到同一信息源發布的信息。比如現在的直播、短視頻,訂閱的專欄內容等,但是我們要注意到一個細節,那就是人們對于知識的渴望并非如我們想象中那般高亢,其具有不確定性和間斷性,當然也存在沖動消費的。

那么,我們是否意識到一個問題,以基礎的知識為內容索引,必須要有持續的創新,短時間內依靠大V即便可以得到不少用戶支持,但是終究是有限的,不能持久的。此外,就以我們平時的閱讀習慣為例,因為訂閱的是大V的內容,所以在閱讀的時候很容易被文章高水平內容所吸引,但是當我們靜下心仔細想來就會發現,其實我們得到的并非是優勢草價值的,平臺是很難滿足所有的用戶的,在內容上便會以平臺的主觀態度蓋過了用戶的真實需求。以專欄訂閱為例,用戶在把內容的攝取上就很被動,買了某些人的內容則只能享受這個單一的內容,即便是這些內容中有用戶不感興趣的點也無法進行再次選擇。用戶的單向選擇性,在一開始就注定了是以被動者的狀態存在的。

而用戶既然付費了,就會對內容有期待和要求,以長時間的訂閱期限來提升用戶的持久關注,顯然很難期期都能使用戶得到滿足,而更多的只是認同感罷了。付費用戶可能需要為自己的閱讀內容作出判斷,是否為其付費。有網友反應在豆瓣時間推出的前幾期詩歌課程的體驗感不高,只是單純的聽大咖們自說其話,用戶參沒有參與其中。另外,如果用戶們錯過幾節課程后就很難再撿起來,這是粘性的問題。

知識付費本身就像一個裹著糖衣的炮彈,即便是策劃好的內容也難保沒有較真的用戶。那有人就會問,有人較真這件事情就不做了嗎?試想一下,如果讓你在一年的時間里不間斷的吃同一種主食,或許再愛吃也要吃吐了吧。所以,用戶體驗上要不斷有創新模式,而不是以單一的訂閱形式。知識的傳播需要的是趣味性,而不是枯燥感。

從分答到知乎,熱的快、去的也快

去年3月份分答上線,立馬引爆網絡,尤其是大咖的支持喚醒了人們對于一某些隱私內容的好奇心,而這種知識問答模式似乎著力點在于更細分的領域,所以問題也多是屬于判斷型、選擇型的。如今一年過去了,分答經過整改已沒了昔日的輝煌。

后來得到、知乎LIVE以及豆瓣都推出了自己的付費內容,雖模式上不盡相同,但是好在平臺有足夠的粉絲群體,不少用戶愿意一試。再加上整體大環境的推動,付費內容已成為行業標配,一般人認為付費的才是好的,精的。然而,不少用戶去訂閱大咖的專欄,目的卻是為了能夠進入大咖的圈子,認為與大咖在一起了自己就是大咖了?這種態度顯然是自己很嗨,反而大咖沒一起嗨起來。你想一下,大咖的目的是提升訂閱的用戶量,用戶量越多,得到的收益就越多。不少大咖是為了傳播自己的商業理念來的,他們需要的是追隨者,對于他來說你就是其中的一個,僅此而已。

撇去大咖的成分,平臺在進行內容輸出的過程中,需要不斷進行內容創新,否則用戶疲態很容易顯現出來。真正能從大咖的語音、視頻中得到實際受益的又能有多少人?

知識付費成型需要經歷幾道坎?

或許你會說目前的得到、知乎都是比較成型的知識類型的社區平臺,在商業化變現的道路上也實現了從0到1的突破,并且在持續的走下去。而其實業內不少分析人士對于羅輯思維等并不認可,認為其中不乏雞湯,大家覺得的認可其實是一種有意識的引導,是一種文字游戲而已。那么,知識經濟成規模型盈利還需要經歷哪些溝溝坎坎?

1、用戶對于付費模式認可度的升華

雖然目前的互聯網用戶仍在逐年上漲,并且處在了很高的一個水平,但是大多數用戶的互聯網思維還處在初級階段,并沒有做好迎接新興事物的準備。從智能家居的衰落就可以看出來,不是智能家居不好,而是目前的用戶不接受,二者不在一個層次,所以無法直接對話。再加上當時概念化的東西太濃重,難以腳踏實地,產品雖能實現基礎功能,但是比較雞肋,與人們迫切的生存需求不匹配。

2、生存還是享受?這是最難的選擇

用戶如果連生存都有問題的話,誰還有心思去聽這些知識分享?現在的人們生活節奏快,閑暇時間已經被手游、電視劇、電影包圍,哪還有時間看書?再者說了,聽聽大咖的教授更多的是提高精神境界,能從其中迸發星星之火的少年,就一定會是你么?雖然二三線城市生活節奏慢,人們愿意去享受生活,但是這些人會是平臺的目標用戶嗎?當然不是。

而這種狀態是社會化的,我們需要的是從精神層面的改動開始,再到實際行動,知識付費是一個渠道,但也只是是一個必要的手段而已。

3、當“糖衣”下沒了炮彈

如果說現在的知識付費模式是一種革命的話,那么如何擺脫糖衣下的炮彈就很重要了。用戶購買的是服務,而并非是“炮彈”,是要有用、有價值的東西。你能說大咖的內容沒有用嗎?即便是精神慰藉也算是一種價值啊。

但用戶更想得到的是認可度和自身價值的提升,僅僅通過看幾篇文章是很難達到的。不過,你可以學習大咖的思維模式。當更多的人意識到這一點,或許就是知識付費經濟時代的真正到來。

筆者認為知識經濟更多的重點在于知識,然而知識本就是無序的,每個人的要求是不同的,你選擇讓所有的人來認同你,不如讓用戶自己去選擇自己想要的東西,這樣不是更好嗎?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