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回收中的大生意

2015-02-08 10:30 來源:互聯網

“舉手之勞”是一門大生意,譬如“支付”垃圾回收,這在美國社區回報收益已經能達到上億的規模。

將買賣關系“移植”到垃圾回收,這是一種比捐款更有效公益模式。

“舉手之勞”是一門大生意,譬如“支付”垃圾回收,這在美國社區回報收益已經能達到上億的規模。

來自美國的帕特里克和羅恩正在倡導全球“有償支付人們做環保”。“獎勵”每一個支持垃圾回收的人,把垃圾回收變成一個交易行為,才能徹底解決人們主動回收的持續性和主動性。早在10年前,當時還是福特漢姆法學院學生的帕特里克聯合在哥倫比亞讀MBA的高中同學羅恩,提出了“再生銀行(Recyclebank)”方案:有償支付居民做垃圾回收。

方案提交人:帕特里克和羅恩

在整個垃圾回收環節中,替代直接掩埋分類回收這個環節,直接決定了垃圾回收的經濟效益。世界銀行全球垃圾管理報告顯示,到2025年全球垃圾年產量將達 22億噸,人均每天產生1.4公斤垃圾,如果掩埋處理這些固體垃圾,費用將高達3750億美元。以當前美國費城為例,掩埋居民每年產生的75萬噸垃圾,也 至少需要付出高達4000萬美元的開支。

如果采用有償支付這個方案,每10萬噸的垃圾回收處理成本,則可以從700萬美元下降至350萬美元。而且,每回收1噸廢紙可再造紙850公斤,每回收1 噸塑料瓶可重新獲得 0.7 噸二級原料,既可以有效調用廢物資源回流生產環節,又可以有效幫助政府節省維護公共衛生環境的預算。

“再生銀行”不但能降低垃圾處理成本,還可以有效刺激當地消費市場,鼓勵更多的市場力量參與城市的環保建設。在帕特里克看來,垃圾回收不僅只是政府所關心 的范疇,許多NGO機構和大公司,如美國500強企業聯合廢品工業(Allied Waste Industries)、星巴克和家得寶(Home Depot)等,每年都會投一大筆錢在垃圾處理上,但是垃圾處理成效不佳。于是,帕特里克和羅恩便將這些樂意做環保的企業納入“再生銀行 (Recyclebank)”模式中,而這也成為了“再生銀行”最重要的內容:他們給社區的每家每戶投放裝有RFID標簽(通過射頻信號自動識別目標對 象,并獲取相關數據的技術)或GPS的再生資源回收桶。每周裝有RFID檢測裝置的垃圾回收車,會自動獲取相對應的居民ID,然后為回收的垃圾稱重,并進 行數據紀錄和儲存,轉化為居民的積分,最后存入居民的賬戶。居民擁有了這些積分后,便可享受社區的便利店或合作的品牌商店,如星巴克、Bed Bath & Beyond家居賣場、強生公司等折扣。

方案點點看

“再生銀行”重新鏈接了居民個人、政府以及企業之間責任與利益點。

在政府每年補助1200美元的支持下,“再生銀行”經營模式在社區大受歡迎。賣出回收垃圾后,“再生銀行”需要與政府平分收益。對居民而言,主要有兩種獲 益方式:一種是投放10磅可回收垃圾,則能獲得5美元的收入,以此類推,每月上限為35美元;第二種則是積分方式,居民每月最高可獲得420個積分,如果 投放手機這類數碼產品,則可獲得額外積分,每年最多獲得5400個積分。

居民收到的“激勵費”與積分將會全部轉入“再生銀行卡”,憑卡到合作商家消費可享受折扣優惠,商家從中分撥30%的利潤給“再生銀行”以維持經營。截至在 今年地球日(4月22日)上線的網上商城One Twine,“再生銀行”已經擁有超過30個合作企業伙伴,能為消費者提供接近400種產品選擇。“再生銀行”的垃圾回收模式,有效連接了公益環保與社會 消費,讓居民的消費行為變得更加環保,也讓環保行動找到了持久有效的傳播方式。

以費城的第一試點“橡木路社區”為例,在采用這方案后,垃圾回收率由原來的25%提高到了90%,隨后周邊各個社區也自動加入了“再生銀行”項目中。目前 美國紐約、賓夕法尼亞、弗吉尼亞、新澤西等50個州、超過300個社區已經參與了該項目,商家成員囊括可口可樂、卡夫食品、全食超市(Whole Foods)、連鎖藥店Rite Aid等合計共3000余家。2013年,“再生銀行”回收了15億磅垃圾,居民通過“再生銀行”積分的折扣,以2160萬美元買到在項目中總價值為 6000萬美元的商品。

2007年“再生銀行”獲得A輪融資1310萬美元,隨后又獲得三輪約7200萬美元風險投資。

“再生銀行”如今正在向“美國最大的垃圾回收公司”進發,從2007年開始,該公司成立“綠色學校”的計劃,投入近50萬美元在超過150所學校進行環保教育,踐行環保“從娃娃抓起”。

方案創新點

1. 開創了有效、雙贏的環保模式

如何有效地進行垃圾分類是個世紀難題。“再生銀行”的獎勵模式,讓參與其中的商家在踐行企業公民責任的同時也收獲了名譽,徹底調動了居民參與環保行動的積極性和持久性,有效降低了城市的垃圾管理成本。

2. 合作實現利益最大化

“再生銀行”除了聯合政府力量,也聚攏了市場上的商家,將環保責任與企業的利益捆綁,用市場化的手段滿足企業形象樹立的需求,在獲得商業利潤的同時,也向消費者樹立企業形象,這是比捐款更有效的模式。

3. 重構良好生態系統

“再生銀行”通過商業運作解決全民關注的環保問題,隨著項目覆蓋范圍的擴大,它把居民與企業交易關系轉移到環保責任的踐行上,隨著參與群體越來越多,一個正循環生態系統便建立起來。

延伸 · 閱讀